柴犬

此人已被吸

© 柴犬 | Powered by LOFTER

【东方】初识(主角组)

“呐,魔理沙,你和灵梦是怎么认识的呢?”
被这样问了,在神社的走廊上喝茶的时候。
“(⊙o⊙)?”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啊,再说了……“你不是偷窥狂魔吗?这种程度的事,你会不知道?”
“诶,现在的小鬼还真是失礼啊。”萃香醉眼惺忪的皱了皱眉。
“不不不,不管怎么说你才是小鬼DAZE”我端起被我抢下的最后一杯茶,淡定的喝了一口,然后吐槽道。顺带一提,灵梦正在里面泡茶。
“这种想还嘴却又还不了的感觉是什么……果然啊,和你这家伙说话还真是火大啊。”那只是你功力不够深厚而已啦,其实想还嘴还是能还的吧……大概。
“啊,啊,好害怕啊……”不知不觉中又用了欠揍的语气来答话,不过这已经是从小就养成的习惯了,而且更不用说还是在在看到即使说自己发火了也还只是抱着酒葫芦一副半醉半醒样子的小鬼之后。不管怎么说失礼的小鬼是你才对吧。嘛,虽然我也是半斤八两就是了。然后,在萃香准备真正发起火来的前一秒,我把话题扯了回来,“所以说你为什么不知道啊?明明就有这么变态的能力,这种事怎么可能不知道啊!?”
“诶?那个啊,那个时候神社不是还是荒无人烟么,我怎么可能注意到啊?” ……我该怎么吐槽才好呢?不过在吐槽之前,萃香,我想和你说,“灵梦,就在你身后哦。”
(暴力血腥画面的马赛克)……
“呜呜……魔理沙!你看到了就早说嘛!”被灵梦用阴阳玉砸了头的萃香,抱着头蹲在后面对我发出了不满的声音。对不起,不过我不是故意的啊……
灵梦则一副打了人后很爽的表情,然后,像平常那样很自然的就坐在了我旁边。
我说灵梦,这么打人有点不对吧,这么自然也不对的吧!虽然想那么说,但是一想到说了之后很有可能也变成受害者还是算了。哈,以前那个可爱的小巫女到底还是长歪了啊……
这么想着,突然觉得头顶上方传来一阵寒气,身体下意识的就往旁边闪,然后,见证了原来我坐的地方被砸了一个洞的全过程……
“灵梦!!!!!你想干什么啊!!!我可是人类啊,人类DAZE!!你想杀了我吗?!再说了,我什么都没有做啊!!!”我瞪视着灵梦,吼出了这些话。这个暴力巫女!!!以前居然觉得她可爱,我的脑子果然是坏掉了吧!!!
“你想了不是么?”灵梦连看都不看我,手里继续着喝茶的动作,“记得要修好。”
……可恶,又是直觉吗?灵梦身上怎么尽是些不科学的事情!不过,“为什么是我修啊!”明明是你砸坏的!
“哈?这难道不是常态了吗?”灵梦摆出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
哈?这是什么脸?简直就像在说“你是白痴吗”一样啊!就算以往确实的都是我在修,但是果然很火大啊,“灵梦你是想打弹幕吗!”不教训一下绝对会得寸进尺的吧。
“不要。现在很热。”灵梦以平淡的语调陈述了事实。
我看了看天空中散发着刺目光芒的太阳,然后,被闪瞎了……才怪,我才不会做这种蠢事。真实情况是我也觉得很热,所以,“嘛,收拾你这件事留到下个阴天。”
我放下刚刚拿起的八卦炉,熟练地用木属性的魔法修好了那个洞。先说好,我绝对不是因为屈服于灵梦的淫威才修的,我只是看着那个洞不爽,还有不修好的话我没地方坐——现在萃香坐在灵梦的另一边,而我,想坐在灵梦旁边。
“到最后还不是会修好。”我突然觉得阴阳玉真是个实用的道具。
“喂喂,说正题啊说正题,为什么你们两个的话题总是能飞到十万八千里的地方去啊?”萃香已经完全恢复过来,把早已过站的话题拉了回来。
“有什么好讲的,不就是一个可疑的魔法使不小心发现了神社然后就死皮赖脸的缠着巫女的故事吗?”灵梦你说那么长的一串话就不怕喘不过气吗?
“哈,那是灵梦做的梦吧?我第一次见灵梦的时候灵梦很落魄的呢。”
“……果然还是来弹幕吧。”
“呵,乐意奉陪。”
“你们两个,”啊,好疼,鬼的角那么硬吗?灵梦也是一副被敲得很痛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可爱?我的脑子果然被撞到了……“给我认真点啊!”
好了,说就说嘛……


那是天空略有一些阴沉的一天,我前一天晚上因为研究得太晚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早上醒来的时候就得腰酸背痛不算,脚还特别麻。
我抬头望了望外面的天气,觉得今天还是不要外出的好。
之后洗漱完毕的我,就这样开始了蘑菇反应实验,一直这样到了中午。
那是我刚开始做一个我做了很久都没成功的实验,刚把原料什么的放进去,就听见外头传来了一阵巨响,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天上掉了下来。
这不会又是妖精的恶作剧吧……
我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出去看了看,发现还真是有东西掉下来,不过,是个人类的女孩,穿着巫女服,一副……怎么说呢,拼命忍耐着什么的表情——后来才知道她是饿昏过去的……


“停停停停停,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明明我第一次见你就是你自己跑来神社的那一次吧!”灵梦的脸开始有点红,不过后来被她生气掩盖过去了,她激动的站起来想要过来收拾我,连御币都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被她握在手上,眼神凶恶得像是在说“你找死”
但是灵梦,我看见了DAZE,你以为我擦了那么弹是白擦的吗?我的速度和动态视力都是点满的啊!可我该说什么呢?灵梦的可爱总是只能维持一瞬间?
当然在思考的时候我没忘闪躲,也没忘了说话,“那时候你晕过去了啊,知道才有鬼DAZE,喂,萃香,按住她。”
最后虽然灵梦挣扎得很剧烈,但还是被制服了,果然要比力量就算是巫女也比不过鬼啊。灵梦被绳子绑着,被丢在了一旁。
喂!那个眼神是怎么回事啊!又,又不是我对你做了什么,去看萃香啊!
“呼,好了好了,是我错了还不行。”说着从我的帽子里拿出了从香霖那里抢来的桔子,熟练的剥开,撕下一瓣,放到灵梦嘴里。好了,这下不会有人插嘴了。不过,拜托啊,灵梦,脸不要那么红啊,我也很害羞的啊。
我深呼了一口气,一边喂灵梦桔子,一边重新开始讲故事……


嘛,当时就觉得要是放着那女孩不管的话绝对会被妖怪吃掉的,就把她拖进了我家,正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就听见女孩的肚子传来说明她状态的声音……
哈啊……我该说什么?身为巫女,在治退妖怪的途中,饿,饿昏了?真是个奇葩巫女,平时都没有赛钱的吗?(灵梦掉线中,没听到)
不过说到吃东西,果然去那里是最好的吧。
打定主意的我带着那女孩飞去香霖堂,为了不让她掉下来,我把她放在了扫把前面。不过这样略有点难控制方向啊,嘛,算了,我那么好的技术是不会出事的。至于为什么要去香霖堂,第一是那里的东西不要钱,第二可以顺便问一下香霖认不认识这个落魄巫女。
最后还是发生了点事故,我的扫把撞到了香霖堂前的一棵大树上,还好我用手护住了那女孩,她没有受伤,倒是我的右手上被划了个大口子。好了,这种事在练习的时候都习惯了,反正又不是留疤体质,也没太大关系,不过果然还是有点疼,等下自己包扎一下好了。
我像往常一样踹开了香霖堂的门,然后听到了香霖和平时一样的话,“都说了不要用脚踹了,每次都要换门板很贵的啊!”
这次终于有合理的借口了,“我背着人呢,才没有手开门。”
“嗯?”香霖镜片下的眼睛半眯着,“你又从哪里捡到人类的小女孩啊?”
“什么啊,明明是第一次,那个‘又’是从哪里来的啊。”我把那女孩放下,然后很自然的挑选着我想要的道具,“我是想来问下你认不认识,看她的装束好像是哪里的巫女。”
“不要乱拿我的东西啊。”说了这么一句后,香霖就没声了,应该在好好打量那个女孩吧,香霖也真是的,每次叫我不要乱拿,都没有出来亲自阻止,每次都只是坐在那个地方,嗯,该不会是残疾吧?我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香霖,半妖也会残疾真是……
“咦?”香霖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脑洞,“这不是灵梦吗?”
“啊,你还真认识啊,灵……灵梦,是这样叫吧,是谁啊。”这个东西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拿走,这个也是。
“……和你一样是强盗的博丽神社的巫女……”哈啊,这语气是叫我不要拿东西吗?当做没听见好了。
我拿起刚刚搜罗来的东西胡乱给右手上的伤口上了药,随便打了个结。
“唉,又是练习弄伤的吗,小心点啊。”
“不是啦。”觉得解释起来太麻烦,就没有说刚才的事,“总之,要怎么办啊?”我朝那个巫女的方向挑了挑眉。
“哈啊?就算你问我。”香霖摆出一副为难的表情,“我连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都不知道啊?”
“哦,你说那个啊,”说到这个就觉得无语,“饿昏的DAZE”
“哈啊,这样啊。”
“香霖,你怎么一点也不惊讶啊?”
“因为总觉得是在情理之中啊。”这个巫女到底落魄到了什么地步啊?“嘛,先把她弄醒会比较好吧。”
“算了吧,刚才撞到树都没醒。”虽然没撞到她吧。
“那就先把她送回去吧。”
“唉,好麻烦。”我皱了皱眉,“呼,博丽神社是吧,在哪里?”虽然觉得既然香霖认识的话就交给她处理就好了,不过想想我还是不要就这样把这个巫女丢给这个萝莉控好了,总感觉会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事。
神社什么的,用扫把飞过去也就几分钟的事。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这个神社居然这么荒凉,或者说这么荒凉的地方居然有神社……没有塞钱肯定是选址错误啊。
进了神社然后把巫女随意的丢在榻榻米上,然后给她施了一个能让她醒来的魔法,然后,就回家了。


“哈啊?这是什么结尾啊?魔理沙你就这样把我丢在那里不管了吗?”桔子正好被吃完,灵梦又开始凶了……
“哈,那个魔法要很久才生效啊,再说了,我第二天不是有去找你吗?”喂,这个姿势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都被绑了还能把我逼到墙角啊,萃香到哪里去了啊?
“啊,原来是那天啊。我就说原来记得我有飞出去的说,醒来却在神社,原来是因为这样。”你记得啊,那……
“那一天超级开心的啊,我家神社的神大人终于显灵了啊,起来的时候桌子上摆满了美味佳肴啊……”
哈啊?神?怎么说呢,被当成神还真不好意思,“你的神社还有神啊?”还是这样吐槽了。
“当然有啦,要不那些美味像龙肉一样的菜难道是你做的啊?算了吧,你这个每天都来蹭饭的小偷!”哈,你喜欢很好啦,虽然说也不可能有不喜欢的人,再怎么说也是从小就开始的连我都觉得辛苦的新娘教育啊。而且来蹭过饭才知道,你做的饭根本不是人吃的啊,虽然现在进步很大就是了。
“神大人还留下了足够我吃半个月的粮食呢,要是你不来蹭的话我可以吃更久呢。”
呃,粮食是香霖的,嘛,虽然也是我搬来的吧,“我也有留吃一个能饱一天的蘑菇啊。”虽然只有一个。
“哈啊?那个蘑菇能吃啊?”好吧,看着灵梦悔恨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扔掉了。
“嗨嗨,神大人那么好,灵梦嫁过去好了”我露出玩味的表情,大概是玩味吧。
“哈”怎么了,只发了一个音就没声了,我正准备开口的时候,“不要。我喜欢魔理沙。”
诶多,是我听错了吗?
我偷偷抬眼看了看灵梦,什么呀,脸红成这样!要,要怎么办,嘛,嘛,看来是没有听错,可是这种又被拒绝又被接受的感觉好,好复杂DAZE。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灵梦好像期待着什么似的看着我,要,要说什么?
呼,呼,深呼吸,深呼吸,冷静冷静,啊,不行啊,脑子已经坏掉了啦!对,对啦,这种时候要看气势啊,没错,气势。
我终于冷静了下来,然后露出阳光的我魔理沙的招牌微笑,用我认为最真诚的眼神和灵梦对视。灵梦的头发被夕阳染得有一些泛红,很漂亮,明明没有想到要说什么的,“我,我也喜欢灵梦DAZE。”
那时候的心情是怎样的呢?看到只有灵梦一个人的神社,看到院子里满地的落叶的时候,在神社里一直坐到傍晚还是没有人来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呢?不记得了啊。


嘛,我捡到的东西,怎么可能扔掉不管呢?

来源:bornliar

评论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