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犬

此人已被吸

© 柴犬 | Powered by LOFTER

【v+】无题(双l)

醉了酒的脑子稍微有些迟钝,没能立刻跟上说话人的思路,等到反应过来,嘴上已经多了一份柔软的触感。

………………………………………………

下午的时候,和刚交往不久的男友分手了。也不是什么性格不合之类的原因,只是因为自己突然厌倦了,于是就这样无疾而终。

那人也没做过多的挽留,只是苦笑了一下问要不要送我回家。

微笑着拒绝,然后在公园门口分道扬镳。

自己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呢?明明在以前会对别人的陪伴像是个疯子一般的渴求,然而现在却觉得那种关系对于自己是一种负担,不自觉的想要摆脱。

在人行道上无所事事的走着,冬日的寒风迎面刮来,如同刀子般割着我的脸。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脑子里有些混乱的像是在想些什么,又好像是什么也没想。接近放空的状态,就好像整个人都飘在空中,没有脚踏实地的安心感。

不知怎么的就走到了经常去的那家酒吧门口,看着它招牌上的霓虹灯,莫名有了喝酒的欲望。

在酒吧门前站定,想着这个时候她应该已经下课了,拿出手机在通讯录中翻到了她的号码,拨了出去。

…………………

和她相识完全就是偶然。

两年前因为天气太冷想抄近道快点回宿舍,却被帮学校宿舍舍管铲雪的她泼了一身。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以致于当时的我没有反应过来,木愣愣的杵在原地没有动(之后之所以会生病的原因八成就是这个)。

…………嘟…………嘟…………

那时的感觉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此生绝对不想要再经历第二次。在经过最初的极寒之后身体本能的变热,等到她哒哒哒的跑过来道歉的时候意识已经模糊了,然后就那样倒在那个冰冷但又温柔的怀里。

在那之后痛快的大病了一场,和她也因为她会经常性的探病而熟络了起来。

…………嘟…………嘟…………

现在想起来也是孽缘。

毕业之后,想在工作地点附近租一套公寓。在看到了稍微有些肉痛的价格刚想放弃的时候,她打电话来问能不能合租。

能够和别人分担租金我自然是乐意的,而且和认识的人合租会比较方便,于是我们就这样成了室友。

…………嘟…………嘟…………嘟…………

说起来,大概就是在那之后不久,我换男朋友的频率开始多了起来……

咔哒。

电话在响了几声之后终于被接了起来,听着那边有些慵懒的语气瞬间就明白了这家伙刚刚在睡觉。一边吐槽着一回家就找床趴的她,一边向她发出了邀请。

酒吧外的空气有些冷,呼出的白气漂浮在空中,模糊了冬日的雪景。

“……诶,又分手了么?你是在刷记录么?”

“啰嗦!你到底来不来?”

并不是很想和她谈论这个话题,于是扔出了自己一早就知道答案的问题。

“嗨嗨,会去的啦放心吧。”

相互损了几句之后挂了电话,我坐到路旁的长椅上,半眯着眼独自享受着雪后静谧的氛围。

真是过分呢,自己。

这样想着,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她挂着温柔笑意的脸……

 

………………………………………………

住在一起之后才发觉和她在一起的感觉堪称舒适。清楚的知道界线在哪里,但说话从来不会拐弯抹角,公寓里的家务也有好好的承担,除了不太会做饭之外简直是完美的室友。

本以为生活会就这样平静的继续下去,然而老天却总是不想让人好过。

关系变得诡异是在某天的清晨。

宿醉归来的我被她照顾得无微不至,原本应该会出现的头痛没有如期而至,有的只是她特地跑到隔壁小区门口买来的我爱吃的早餐。躺在沙发上,不禁由衷的赞叹说今后谁娶了她绝对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她抿唇一笑,没有说话。

然后话题很自然的转到了她有没有男友上。

“诶,男友么?没有啊。”

对性格很好、长得也很好的她来说,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果然是眼光太高了么?”

下意识的就这样想了。

“嗯……有喜欢的人。”

“诶,谁啊谁啊!?”

听了这句话,她停下了收拾东西的手,侧过脸来看我,神情约摸有些复杂。终于还是温柔的笑起来,早晨略有些清冷的光照在她的侧脸上,勾勒出漂亮的轮廓。

“我喜欢你。”

她就这样顺着话头把这种爆炸性的发言扔了出来,语气风轻云淡。

“诶……诶诶?!”

直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她却又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怎么,很惊讶么?”

玩味的笑着,她眯起眼看向我这边。

“这种事……”

当然会惊讶好不好!

“那么回答呢?”

像是开玩笑般轻松的语气,但依旧笑着的她给人以咄咄的魄力。

“……怎么可能……”

“……哦。”

在她低头垂下眼睛的时候还在想着是不是说的有些过分,然而下一秒她就抬起头来,朝着我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那让我莫名的觉得有些不爽。

…………………………………………

 

“……为什么要坐在外面啊……”

熟悉的声音把自己从思绪中拉出,抬起头看见了意料之中的脸。轻轻的笑了起来,看着她没有说话。

“真是的……就不能注意一点么,明明身体不太好来着。”

出门前胡乱套上的围巾被她轻轻整好,冰冷的手被握住,令人安心的温暖从指尖传来。她露出温柔的笑容,轻轻的对我说我们进去吧。

雪后的景色里笼罩着清冷的光,站在长椅前微微躬身的她看起来像是天使。

为什么总是那么温柔呢?

……………………………………………………

那天之后,本以为会很尴尬,但她清爽的笑让我心里那丝不安随风飘走。她有问过她要不要搬走,想了想,回答了不需要。

“诶?不怕我对你做什么么?”皱着眉头轻笑,她的语气像是在告诫自己的朋友不要和学校里的小流氓走得太近。

又说这种话。这是有多看不起自己呢,还是有多看不起别人的警惕心?

“你会么?”突然起的对抗心让自己不禁想逗她一下。

“……不会。”良久,才得到了回答,那段沉默,像是有好好考虑过才有的答案,“单方面的强迫没有意思。”

心想着会不会过火了,正打算道歉的时候她却把头偏开了,问着我今天晚上要买的菜是什么。

之后我们默契的没有再提那天的事,一切似乎都回到了原本的样子。

………………………………………………

“咕……咕……”

一口气把酒杯里的威士忌干掉,换得男人的连声赞叹。酒精醇厚的口感刺激着口腔和喉咙,脸颊涌上一股暖意。目光越过面前长得还算俊朗的男人,落在了酒吧另一头的吧台旁。

刚落座就被酒吧里的另一个熟客邀请,侧了侧头看她的反应,是意料之中兴趣缺缺的样子。低下头考虑要不要拒绝,她却突然把头凑了过来。

“嘛嘛,这男的长得还不错啊,就这样答应了也不错嘛。反正至少可以不用付酒钱了,不是么?”

怂恿的语气带着调侃的意味,以自己不去为前提,像是要把我卖了似的,这让我感觉很不爽。

本来吧,如果只是普通的朋友这样说倒也没事……

……………………………………………

看着她和吧台里的女酒保相谈甚欢,想要转移视线却发现眼睛像是被钉住一般。

我看着她被女酒保的话逗笑,看着她对着我以外的人露出那种温柔的微笑,心里升起莫名的情绪。

我突然意识到,她说不定她有和别人交往过。

这算什么呢?

我一口饮下男人刚给我添的酒,脑子变得有些恍惚。

明明我自己就换过很多个男友,现在却又因为自己拒绝过的人可能和自己以外的人交往过而感到难过么?

……真是够了。

………………………………………………

“……喂喂,还好么?”

意识稍微从酒精的束缚下挣脱了一下,忽的就听见了她带着担心的温柔声线。也没有余力去说什么,只是紧紧的扯着她的袖子。

我似乎听到了一声叹息,然后是她跟那男人道歉的声音,当然,我没有听漏她和女酒保道别的话……

眉头一皱,想要从沙发上起来却一个不稳倒进了她的怀里,让我想起了很久以前我也曾经感受过这个怀抱的温度。这让我有点想哭。

“……呼……真是的,明明酒量不好……”

身体被稳稳的支撑着,头顶隐约传来她抱怨的声音,意识还处于混沌状态的我,没有听清整句话。

“…呜……难受……嗯嗯哼……呼……带……带我回家……”

酒吧吵杂的声音冲击着我被酒精作用着的大脑,愈发加重的头痛即使在那柔软的怀里蹭了几下也依旧没有丝毫好转。于是我带着哭腔埋在她怀里吐出了这句咬字有些不清晰的话。

那一瞬间,世界仿佛都安静了下来。

………………………………………………

“……唔!”

被扔到床上的时候被放在衣服口袋里的手机硌了一下,不自觉的叫出了声。

她并没有在意的样子,脱下了外套就爬上了床。跪坐在一旁,帮我换衣服,动作没有丝毫的凝滞。披散的长发带着陌生的香水味偶尔拂过,我“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嗯哼哼,我这个样子……对你没有诱惑力么?”

大脑的控制权似乎被卖给了恶魔,连我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再说些什么。被剥的只剩内衣裤的我微微翻身抱住了她的腿,轻笑着用迷离的眼神望向她那边。

“哈啊?说什么呢?发酒疯了?”

认真的疑问语气。

“……”

“……”

“……呐,没有么?”

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把头的重量全部压在她的腿上。

“……别闹了。”

没有在闹……

摇晃着撑着床起身,妖艳的朝她一笑。身体没等大脑下命令就擅自把自己摔进她的怀里,下巴搭在她略显单薄的肩上,将全身的重量托付在跟前的这个女孩身上。

为什么,没有注意到呢……

泪水就这样无端的溢出,我收紧了环着她的腰的手,奶白色羊绒毛衣上的绒毛和身体直接接触,有点痒痒的。

为什么,没有注意到我有多么的依恋这个人呢?

混乱的吐息混合着酒气打在从发间露出的耳朵上,她的心跳终于开始加速,耳根微微发红。

人总是会忽略一直就呆在她身边的人,直到有一天,那个人离开。我居然开始庆幸酒精把我变得如此的脆弱,然后在心中那脆弱的一角是有多么害怕她会离开。

“……那么,现在呢?”

被威士忌弄得狼狈不堪的我没有更多的精力去克制自己的哭腔,而模糊的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行为本身就可以称之为撒娇的我也并没有打算停止。

窗外昏黄的路灯透过房间的纱帘,回应我的,是寂静的夜晚,和墙上我单方面抱着她的影子。

“你,”

良久,低沉的声音才从耳旁传来,那声音,沙哑得不像我认识的她,

“在玩火。”

………………………………………………

后脑传来不容反抗的力道,略显冰冷的手指抚上发烫的脸颊,她的动作突然得让人讶异。发愣间唇齿就被轻松突破,柔软而强硬的舌在口腔中冲%撞,残留的茉莉花茶的味道给因烈酒的刺激而发麻的舌头带来一丝清爽。

我突然想起,跪坐在我面前亲吻着我的这个女孩,还未成年。

窗外的夜色愈发的浓重,楼下的路灯静静的昏黄。我看见飞蛾拼命闪着翅膀奋不顾身地扑向那灯光,被蒙灰的透明灯罩弹开,又毫不犹豫重整旗鼓向那里扑去,然而却又一次被弹开……一次一次,不知疲倦。

模糊的意识渐渐变得清晰,我下意识般的收紧了双臂,眼角的泪不受抑制的滑落。笨拙的舌头被动的接受着她单方面的动作,感受着她从原本的激#烈突然变得缓和。一下一下,我仿佛听到了公寓楼下流浪狗刚生出来的那几只杂毛幼犬虚弱的叫声。

或许是因为呼吸不畅吧,胸口突然的感到郁闷,像是有口气堵在那里,上下不得。明明比较年长的就是我这边不是么?

哼哼,我啊……果然是人渣吧……

思路变得愈发清晰的同时,自己却因为极度的缺氧而眼前发黑。而对方单方面的吻终于在我快要窒息之前结束了,她稍微拉开了与我的距离,也拉长了我们唇间的银丝。然后她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仿佛要将我看穿。而我就像是差点被溺死的人一般,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如饥似渴的汲取着周围的氧气。而她就在一旁静静的等着,等着我平静下来。那是她的温柔,简直就像是本能一般深入骨髓,然而她眸子里的疯狂却让我几乎认不出她。

这真的是她么?那个总是浅笑着彬彬有礼的人,那个总是一副懒洋洋没睡醒懒的样子的人,那个给我的冬日带来温暖阳光的人……现在到哪里去了呢?

黑暗中那与我相似的冰蓝色眼眸,倾诉着欲望,和铺天盖地的悲伤。

那是因为我吧。是我让这片纯净的天空染上了雾霾的颜色。

再次意识到这一点,内心深处的负罪感似高压水枪般喷射而出。想起当年在自己病床旁边的她静静的微笑,看着她现在有些发红的眼睛,我知道她已经不可能停下来了。

看到我快要平静下来,她身子前倾,打算发起下一轮的进@攻。

酒几乎醒了,反应也不似方才的迟钝,我处于一种莫名的心态轻咬着牙齿,没有给她入%侵的机会。而她即使至此也没有表现出一丝急色,只是用舌头舔#动着燥$热。

窗外的飞蛾依旧在无谓的扑向它的光,唇齿间她柔软的舌显得笨拙而温柔。

令人心疼的温柔。

拒绝她的人,是我;诱#惑她的人,也是我。没有反抗的,是我;没有回应的,也是我。

这样子不行呢,巡音。犯贱可以,那也不要贱到这种程度啊。更何况,对象还是……她可不是飞蛾啊……你也不是光啊不是么?

这样想着,我打开牙关轻轻的咬了一下她的舌头。

刚才还沦陷在疯狂的泥沼中,现在却像是如同突然被泼了冷水般瞬间清醒了过来,像是被烫到舌头似的瞬间跳开,瞪大了眼睛慌乱的看着我。

呼,刚才还那么强势来着,真的是纸老虎呢,太胆小了啊……

“怎么了,不继续么?”

“我……”

看得出她在组织语言,平时飞扬的眉毛耷拉了下来,刚才的气势如同狂风中虚弱的火苗。

果然还是个孩子呢。只有这种时候我才相信这孩子真的比我小两岁有余。

她的语塞给了我修整的时间,放松下来之后莫名觉得腿有点麻,大概是维持一个姿势太久了。换了个姿势,然后听到了她预料之中的话。

“……对不起。”

尽管是料到了,但真正听见之后还是有些生气,但更多的,还是觉得心疼。她之前到底在忍受着怎样的心情来和我一起生活的呢……

“那个……”

“不用道歉。”

“啊……嗯?”

“先开始的人是我,是我想要这样。”望着她有些已经回复清醒却蒙上了迷茫的眼睛,我尽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温柔,“所以不需要道歉。”

“……是么……那为什么…………”

“什么?”她似乎在喃喃着什么,然而我却没能听清。

她没搭腔,咬着下唇,看着我的蓝色眸子里透露着悲哀。

她是故意的。

突然感到一丝脱力,我无奈的哀叹一声。

“……”“为什么要这样……”

“诶?”本以为沉默会持续下去的我没有料到她会突然开口,脑子没能转过弯来,“怎样?”

“如果那个人能让你不惜堕落到这种程度的话,那为什么还要分手呢……”

她的声音很轻,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就算要这样,也请不要把我当做玩具好么……”

“我也是,会难过的啊……”

伴随着多年的委屈,这个别扭的女孩终于第一次,在我面前哭了。然而即使如此,她也依旧很安静,安静的让人心疼。

“为什么……”

很心疼,想要去抱住她;不想让她哭,不想让她难过……翻涌的情绪弄得自己脑袋有点疼,然而凌驾于这些所有之上的,却是一种连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感受。

“要觉得自己是那个堕落的选项呢?”

她不解的看着我而我不知道如何解释,也无力去解释什么。想着身体比语言要更加有说服力,我爬了过去,勾住她的脖子,跨坐在了她的腿上。黄黑相间的丝质裤袜与半湿布料相触所带来的摩&擦牵动了体内的快%感,让我不由得轻%哼。

“lu……luka?!”感受到腿上触%感,她瞬间涨红了脸,慌张得手足无措。听着她的心跳顷刻间加速到我无法跟上的节奏,我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已经失去了控制。凑上前去,我半跪着抱住了她的头。蕾*丝的胸罩抵着她低领毛衣上精致的锁骨,裸%露的肌肤感受到她太阳穴下动脉的跳动。我拍着她的背,声音轻柔。

“没有当做玩具哟。”

“luka,你……”

“酒醒了。”

“我……”

“怎么了?”

“……唔……”

时间已经过了凌晨两点,客厅里挂钟秒针跳动的声音依稀可闻。

她很聪明,所以她肯定知道了我的举动意味着什么。但她果然还是太胆小了,所以只能靠在我身上欲言又止。

偏偏在这种地方很谨慎呢,这个小家伙。

轻笑一声后俯下身,靠近她已烧得通红的耳朵,嘴角勾起浅笑,吐出魅惑的语调——

“呐,不继续么?”

那一瞬间 ——

我听见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来源:bornliar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