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犬

此人已被吸

© 柴犬 | Powered by LOFTER

明明只是想安静的做个小学班主任怎么就那么难呢?(1)【mh】

又名:

二年级侦探组班主任的人际交往哲学课堂



从短大毕业后,我就来到了这所mh小学任职。mh小学是在附近一带一所比较出名的小学,因为创立初始的资金问题导致每个年级只有侦探组和警察组,而这个传统也一直保持了下来。

而我,由于实习期间出色的工作表现,转为正式教师的第一天,就被任命为侦探组的班主任。

想着校长桑看着我的那慈爱的目光,我决定,一定要吧侦探组带好,不能辜负他的期望!

然而……

“侦探组的班主任老师!您还是快去班上看一下比较好,橘田那孩子又……”

刚冲完咖啡,正打算批改刚收上来的作业的时候,就听见刚上完我们班的课数学老师在跟我打小报告。

“呼,那孩子又怎么了?”

停下手中的笔,我不禁叹了口气,心里想着那孩子怎么就不能给我省点心。

说起橘田那孩子,是我们班上最不让人省心的孩子。虽说在课上的表现十分讨喜,考试的成绩也不至于是全班下游,给人的印象就会是个乖孩子的样子,但是,从自己接手这个班以来,每每听到她欺负同学的传言。刚开始,任课的老师还会说她两句,而偏偏,那孩子的笑总是具有魔力一般,任课老师总是会被她笑嘻嘻的糊弄过去。而她到了第二天依旧如故。到了后来,因为害怕再这样下去会演变成校园欺凌,任课老师们就把这个烂摊子丢给了我——侦探组的班主任。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也有试过找那孩子谈话,但在谈话中却不止一次地发现那孩子的三观正常到可谓早熟的地步,有时我甚至会被她驳倒。然而,她欺负同学的行为,依旧没有停止。而且,欺负的目标总是集中在那么几个人身上……

“……她啊,又开始闹德井了……”

其中之一,就是这位德井同学。

德井同学是我们班的文宣委员。因为很擅长画画,班上运动会的海报啊横幅啊都是她设计的。偶尔,还会有别的班的孩子来请她帮忙,她也会很爽快的答应。总的来说就是个好孩子,做事也非常的努力认真,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孩子。

放下手中的活,我在听完数学老师的简单说明之后就准备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赶去教室。

最好能赶在下节课之前。

因为很急,出办公室门的时候,我隐约听见了某位老师稍微有点得意的笑声。

大概是警察组的班主任吧。我很不负责任的猜测着。

 

进教室门之前,我躲在教室窗子旁边先看了看里面的情况。

德井同学看着橘田一副害怕的样子,班里的三森同学挡在德井同学前面怒目而视,佐佐木同学站在三森同学和橘田同学之间怯生生的在说些什么,大概是在当和事佬。而始作俑者橘田则一副觉得有趣的表情,咧嘴笑着,露出了不算整齐的牙。 其他同学大概是被这氛围吓到,没有上去搭话,愣愣的呆在原地等着事情发展。

因为这边教室的设计,她们并没有发现我。

“咳咳!”

也因为这样我佯装咳嗽的时候似乎吓到了许多人,全班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

“老师!”

发现是我之后,德井和三森马上向我跑来。德井躲到我的身后偷瞄着橘田不敢说话,而三森则是摇起了我的手臂开始告状。

“老师老师!橘田那家伙又欺负人!”

我往下看,三森同学可爱的脸蛋上写满了生气。

要说三森,她完全可以算作是橘田的反面。虽然上课的时候总喜欢问老师一些奇怪的问题捣蛋,但在平时却是个充满正义感的孩子。在别的孩子被欺负的时候,总是会挺身而出。也因为这样,她似乎和橘田有点不对头,每次看向橘田的目光里都充满嫌弃。

摸了摸德井的头表示安慰,我假装很生气的瞪着橘田。而后者只是偏过了视线,表情很无所谓。

这种不知悔改的态度戳中了我的神经,我的怒火蹭蹭蹭的往上窜。

“放学以后来我办公室!”

“……嗯……哈啊?!”

稍微被我充满怒气的声音吓到,橘田下意识的答应了声,然后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发出了表示反对的拟声词。

而我并没有给她机会,把她像小男生一般的一脸不爽抛在身后,走出了教室。

“老师!……老师,请……请等一下!”

没等我走几步,就听见后面传来了佐佐木同学的声音。

我回过头,佐佐木气喘吁吁的跑到了我的跟前,对着我鞠了一个90度大躬。

“哈哈……老师……哈哈……对不起!”

我有点不明所以。

“那个,佐佐木同学为什么要来道歉呢?”

“因为……因为……”

可能因为快要上课了,佐佐木说的有些急,但刚刚那么奋力的奔跑却反而让她急得有些说不出话。

“别急,别急,慢慢说。”

我露出一个安慰性的微笑。

“……没能让班里的同学和睦相处,是我这个班长的责任!”

说着她又鞠了次躬,一闪而过的眼角似乎噙着泪。

“这并不是你的错啦。”刚才的怒气一消而散,我放轻声调,“明显是橘田同学的错怎么能怪罪到你身上呢?”

没错,就算要怪在别人头上,也只能怪在我自己的头上吧。

虽然佐佐木同学是个很乖而且很负责任的班长,但是如果这种事情如果还能怪罪在自家班长身上的话,那我就该反思我这个班主任是怎么当的了。

“可是……”

“不要可是了,相信老师吧,老师会解决的。”虽然心里还抱着十分不确定的想法,但是在孩子面前还是不能这样露怯,“一定会的!”

佐佐木抬起头看到了我佯装自信的微笑,开心的跑回了教室,临了,还对我说了句——

“老师加油!”

唉……真的得加油才行了啊……

 

“老师,我妈妈说我们家今晚要包饺子吃所以能不能请您快点呢?”

一进门,橘田就劈头盖脸的来了那么一句,依旧很有礼貌,但语气里的急切昭然若揭。

不过这个理由让我有点难以接受。

橘田同学你每天的便当都是饺子好吧。想起每次午休后进了教室那股味儿,我在内心默默的吐槽。

我告诉她这次找她来是为了跟她谈谈欺负德井这件事的,她哦了一声,眼睛时不时的往我身后的墙上瞟。

我叹了口气。那里,有个时钟。

说不烦是不可能的,我也想就这样把她放回去吃饺子从此之后对她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样我还能落个清净。但我身为教师的责任感和校长先生的信任让我不得不尽快的搞定这档子事儿,更不用说今天下午我还答应了我们班班长我一定会解决这事。想起德井同学那小兔子般的眼神,我就觉得这件事真的不能再拖。

于是我一边深呼吸,一边在心里对自己说着你可以的。

然后,我望向橘田同学。

以往和橘田一起谈话的时候,我的重心总是放在教训她这样子不对上。而显然,她是知道这样子做并不对,但她依旧没有停止这样的行为,只是笑着跟我保证说绝对不会演变成校园欺凌事件。

这样已经差不多是了好吧……

然后在和她争论的时候时间就不知不觉的过去了也没来得及问别的事。

不过既然她本来就知道这么做不对,再往这个方向训话一点意思都没有。所以经过我的多方考虑,决定从另一个方向入手。

于是我问了她,为什么要去欺负德井同学。

让我惊讶的是,在我问了这个问题之后,那个橘田同学居然停下了看钟的动作,低着头咬着下唇。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

“嗯?”

我发声催促,橘田终于抬起了头,赌气一般鼓着嘴,然后把气吐了出来。

“#$%&*@#$”

“什么?”

“所以!我觉得她很可爱啦……”橘田破罐破摔的喊出声,但后来又顾及办公室里还有其他老师,只用了我能听到的声音说完了这句话,脸上的红晕也终于明显起来。

……原来没有理解错么……

本来还以为会是只是看人家不爽这种简单却又麻烦的原因,还在想着要怎么办才好。橘田的话直接让事情来了个180度大转弯。

说实话,这种因为喜欢所以就欺负的戏码是什么鬼,虽然说真的很富有小学特色……

“……这样不行啦。”愣了半天,我才从嘴里挤出这句话。

橘田一脸疑惑的看了过来。

看我干嘛,我也不是交际花啊……

虽然很头疼,但是为了学生之间的和睦相处,我还是硬着头皮不带枪的上了。

“你看,要是你被欺负了,你有可能会和欺负你的那个人做朋友吗?”

“可是欺负德井同学的时候她的表情很有趣啊。”橘田一本正经的说,一如既往的没抓住重点。

“你难道不想让德井同学喜欢你么?”我继续引导她,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但是还是顺着她的思路说了下去,“成为朋友之后说不定有趣的表情会更多啊。”

橘田低头沉思了一会,抬起头的时候眼里发光。

“想!”

成功了一半。

“可是……”

……现在的小孩都那么喜欢说可是么?

“老师你都说人不会和欺负她的人做朋友了吧……”她皱着眉头说。

……这孩子的思考回路到底是怎样的啊?!我还以为她忽略掉这句话了啊!

“嘛……那个,只要心诚别人就会和你做朋友的啦……”

看着那孩子一脸不相信的表情,我居然也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啊!”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对了对了,你家今天不是要包饺子吃么?请德井同学一起去吃吧。”

虽然第一次120%会被拒绝,但好感度这种东西是慢慢积累起来的,没有第一次的被拒绝,就没有很多次之后的答应。

“嗯……她会答应么?”十分不确定的语气,那孩子抬起漂亮的大眼睛怀疑的看着我。

……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橘田同学老师不是故意的!可是这里说了不会肯定会很受打击的!

“那我去试试!”听了我的话,橘田开心的笑了起来,那笑容看得我竟有些愧疚。

“那老师我走了喔,现在社团活动时间快结束了,我去班上看看能不能碰见她!”

说着一蹦一跳的就跑了出去。她比起别的孩子要长上好些的头发在阳光下微微泛黄,让我不禁觉得她其实说不定也是个可爱的孩子。

如果不是个喜欢欺负人的孩子就好了,想安静的做个班主任怎么就这么难呢?

来源:bornliar

评论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