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犬

此人已被吸

© 柴犬 |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守护者

保护这个女孩。

是凌路自诞生以来被赋予的唯一意义。

初见凌姚是一个阳光暧昧的下午。那孩子就像以往那样被附近的孩子欺负,额头上是方才被一个男孩用石头砸出的包。她就这样躲在街边的墙角,满是淤青的手护着自己的头,低垂的眼里噙着泪花。

凌路就这样被创造了出来。

轻松地解决了那群不过十一二岁的孩子们,她走到凌姚面前蹲下,抱着她颤抖的身体,拍着她的背轻轻地说着“没事了”。

不安地从双手的缝隙之间抬起头打量着自己,这个刚刚到十岁不久的女孩浑身透露着无措。

觉得心狠狠地抽了一下,凌路轻柔地把女孩的头按进怀里,默默地做了要保护她的决定。

于是她就这么做了。

再有人来欺负凌姚,她抄起不知从哪捡的锈的不成样子的残破板凳腿儿,打跑了不知道第几波从前以欺负凌姚为乐的熊孩子之后,她终于看到了他们对凌姚露出恐惧而不是嫌弃的目光。

街坊四邻里,偶尔听到那个软弱的女孩有时候不知为何完全变样的传闻。

而凌路则成功地看到凌姚露出了比以前更多的笑容。对于她来说,仿佛冬日阳光终于从云层中绽放一般的奖赏。

从见到凌姚起就没怎么变过的二十岁上下的女人就这样看着她长大,长得和自己一样高,变得爱笑而善良。

她越发频繁地与凌路对话,说着凌路不在时候的趣事,让她帮她挑选出门的衣服,眼睛闪闪发光地跟她撒娇。

从来都迁就女孩的凌路对她愈发纵容,却发现自己能出现的时间越来越少。

那段时间女孩在吃她心理医生给她开的药。凌路看到那些七七八八的药罐子想了一会儿,在晚上女孩出门的时候提醒她记得按时吃药。

她最后终于还是抛弃了她。

看着面前神情温顺的中年女人和即将成为她父亲的那个男人在凌姚被医生催眠后看向她担忧而殷切的目光。

从没有过多余情绪的凌路第一次笑了。

她已经不需要自己了。

“要保护好她。”

然后闭上眼,彻底地消失了……

来源:bornliar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