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犬

此人已被吸

© 柴犬 | Powered by LOFTER

【楠宁/短篇/一篇完】邀请

2008年9月27日,国乒女队一姐张怡宁,回到了这个她阔别多年的母校。
操场边那棵巨大的银杏依旧在那个地方,一队队穿着校服的学生从身旁有秩序地跑过,一切一切,都让张怡宁感到那么熟悉。
好几个星期前,她几乎同时收到了两张请帖。
一张是她母校现任的校长托李佳薇送来的,另一张则是那人直接送了好几打到国家队里,然后队里又下发给队员的。
她收到之后把两张都是红色金边的请帖端端正正并排摆在桌子上,最终选择了左边的那一张——
母校的校庆。
这天一大早,张怡宁就来到了母校,趁学生晨练之际在校园里乱逛。后来在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进了学校礼堂的后台。
李佳薇对她会到场这件事似乎很惊讶,道了歉丢下还在一起说话的学校领导一阵小跑过来,声音极不确定地问:“来了啊?”
张怡宁点点头,瘫着脸应了一声“嗯”,径直走到后台里面的椅子上坐下,发呆。
之后李佳薇也没去打扰她,甚至还帮她挡下了几个要去找她说话的学校领导。
她就一直坐在那直到十点钟典礼开始。
李佳薇先上去演讲。张怡宁掏出前几天就放进包里的演讲稿子,用手展平,脑子一片空白。
等到上台的时候张怡宁还依旧处于恍惚的状态。她站在台上念稿子,台下的小孩们眼神晶亮,用敬畏又羡慕的目光望着她。
她莫名就想到了很多年前她刚进国家队时的样子。
那时候的她谁的面子都不给,却偏偏在那个人面前显得拘谨万分。后来她觉得,那时候震慑自己的,大概是一种专属于冠军的气质。
而那种气质,那个人,正好有。
张怡宁那时候想,她也要成为世界冠军。
但是要成为世界冠军又谈何容易呢?
她在队里没日没夜地训练,休息喝水时偶尔看别的队员练,最爱看的则是隔壁桌的那个人。她觉得那人练球的样子很吸引人,刻苦的程度并非别人能比。
世界冠军就是这样子的吧。
她又去看队里其他世界冠军的训练,却老觉得缺些什么。
到后来她明白了,还老跟李楠吹嘘自己看人极准。
99年的世乒赛,实力大有长进的张怡宁一路杀入了决赛。而站在世界巅峰与她进行对决的人,是那个人。
比赛刚开始,张怡宁势头很猛,先下两城。而之后对面的人状态也逐渐上来了,直落三盘,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比赛结束之后,她牵着自己的手去参加新闻发布会,温柔安慰的声音仿佛能融化世界上所有的冰雪,让她有点想哭。
张怡宁发现她就要搞不懂这个人了。
她脾气暴躁,张怡宁见过她摔过无数次拍子;可她在有些时候又异常的温柔,总是非常的关照自己。张怡宁当然相信当年李指把自己安排跟她一个宿舍的时候说的她会照顾人的话,但她确实见识过那人在训练以外的懒惰。
那天她们一起去吃冰淇淋回来,路上碰上李指。他跟她说:“现在你俩一起吃冰淇淋,这小孩可总有一天会超过你”。她只是笑。
张怡宁却在那个笑里面,读出了邀请。
就像是她顶住压力一直留在国家队没有退役那时候一样,她想作为标杆,等着后来者去超越她,成为国乒女队新的支柱。
那是一种属于王者的气度。
她和自己是不一样的,一直不是因为喜欢才打球。张怡宁在杂志上看过她的报道,她打球,从来都是因为责任。
是什么能支持一个本身就不太适合乒乓球的人走到这样的位置?又是什么能让对此并不怎么感兴趣的她比别人刻苦百倍?
打那时候起,张怡宁就特佩服她。尽管作为运动员想要立于世界之巅就要与全世界为敌,把目光只放在一个人身上是不可能的,但在张怡宁眼里,她就是最好的。

校庆典礼结束之后,张怡宁被校领导拉着合影。她僵着半边笑脸,在几个小时之后终于得到了解脱。
“还赶得及的吧?”李佳薇在她合完影之后走过来说。
她没答应,杵在那儿,过了一会说:“我自个儿逛逛。你先回去吧。”
她专挑着小路走。学校的围墙爬满了爬山虎,一丛橙黄之间,偶尔几朵绿白的小花儿。
莫名就走到了学校的乒乓球馆那儿。
在进专业队之前,她在这里开始了她的乒乓球生涯。
从还没高出球台很多的少女,到现在排名成了世界第一好多年。
张怡宁又想起那段她不断向世界之巅拼搏的日子,那时候她基本一扭头,就可以看到那人站在她旁边,或高或低的领奖台上。以后却再也看不到了。
馆子里没有人,今天校庆放假,学生们在上午的文艺汇演之后就都回家了。张怡宁跟学校保安借了钥匙,把自个儿关在乒乓球馆里用着学校极不顺手的拍子一筐一筐地练习发球,直到馆里的所有球都被她打到地上。她站在球台前盯着满地的球愣了一会神,蹲下来头顶着球桌,哭了。
莫名其妙。

9月27日,烟台,女乒界传奇王楠,举行婚礼。

…………………………………以下后记……………………………………

好久没码字了状态不佳,又没到字数又觉得蜜汁有些ooc的,然后手机码的又上不了格式……大家看看就好
……

评论 ( 8 )
热度 ( 39 )
  1. 要早睡早起的萝卜柴犬 转载了此文字